2012-4-24 登於自由副刊

  三冬一科台南麻豆代天府遶境,多年來母親與我習慣前晚先駐紮官田外婆家,隔日再與大內出發的父親重逢中山路保安宮等看王爺出巡。父親是混宮廟長大的囝仔,他特愛馬匹上黑顏池府王爺乩,對於觀察各地宮廟出多少頂轎子來會香,再從中闡釋出一套神與神、地方與地方的盤撋故事最是專精。

  父親滿口廟會經,他內行看門道,我與母親只懂怕鞭炮,摀耳躲到保安宮邊小巷,吳小兒科騎樓,要不乾脆溜去逛麻豆市仔、三商百貨。

  那年頭麻豆水崛頭仍是等待開挖的舊港址,樹邊堆滿傳說用來「敗地理」的石輪,真理與致遠與麥當勞正陸續進駐,三皇三家一杯浮冰綠茶和舒適的二樓臨窗座位,才是我們母子倆的最佳去處。

  只有蜈蚣陣才能引起我們母子倆興趣,飲料擱著,下樓小跑步去鑽蜈蚣腳。

  長達一里的蜈蚣陣緩行中山路,蜈蚣走過的地方說能驅厄、避邪與鎮煞。

  蜈蚣陣迷人處在於蜈蚣坐駕盡是一群七歲、八歲或更幼齒的仙童。他們扮演中國說部人物,唐太宗,魏徵,還是程咬金。他們身穿寬鬆戲衣,一人一謝籃,沿路分送喜糖吉餅,怕熱有安裝碎花小陽傘避日頭,父母親都蜈蚣腳邊跟著走,想尿尿便趕緊抱孩去民宅借廁所,也有那遶境睡整路,歪躺神椅口水直直流,殺盡無數快門,太可愛了!如果當神很無聊,從前我還目睹過仙童埋頭玩Game Boy,現在大概就是iPad、智慧型手機了。

  念黎明時,幾個來自佳里鎮、學甲鎮的同學,五、六歲都曾榮登蜈蚣藝陣:佳里金唐殿百零八人搭成的世界第一蜈蚣、學甲上白礁人力蜈蚣車,皆有過他們喬裝大人的身影。

  聽說報名蜈蚣陣的囝仔好育飼,有表演有保庇。

  聽說蜈蚣尾扮唐太宗的仙童,得通過神明欽選,更有蜈蚣陣不給肖雞參與的傳聞。

  鑽蜈蚣腳能分添祥氣,我們母子從蜈蚣頭鑽到蜈蚣尾,氣喘噓噓。因為是母親緊牽我的手,滿身大汗陪我完成的祈福儀式,蜈蚣陣遂成了我最心愛的民俗陣頭。

  今年我想拉母親的手去鑽蜈蚣腳,更年期的母親如果喊累,就挑幾個重要的仙童繞,或乾脆等在最熟悉的保安宮就好。

  我想像鑼鼓、鞭炮聲轟炸中山大路。

  我們煙霧裡將蹲低身子,穿前跑後,看上去也像一對逃難的母子。

 

 

創作者介紹

妄想筆記

霽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