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這星期不打算把劈a死吐拿出來玩。

  昨天還有前天,睡眠時間都往後抵累,也只有早上睡到中午比較飽。
  而昨天是因為出了趟門以後看了全城熱辣辣。

  之前的確有衝該片的衝動,但是在電腦裡已經躺著兩部片的現在,
  嗯,我最想看的還是電腦裡的。

  昨天也因為陣頭跟太早起,雖然遊戲片都到家了,
  人卻乏到連抬手指都沒力。

  阿哈,所以昨天出門能平安的回家真的奇蹟。
  天知道機車的油去哪加的──油不加不跑,加了又暴衝,差點被嚇死。


  中午醒來以後,
  大概是精神好了一點點……手就癢了。

  下樓煮了水餃吃掉,因為是喜歡餃類的我的關係,
  心情↑到很好的水準──

  上樓乾脆的決定拆機試片!


  花了幾分鐘弄那些有的沒的線,再次覺得自己打包成一整盒的決定真太他媽的對了;
  一開始我選14丟了進去~

  窩喔喔,遊戲畫面!是遊戲畫面!
  (請用一個從小到大幾乎玩不到遊戲機的人的心情試著體會)

  只不過技術不怎麼樣的我,一開始就卡死在操作上。(笑倒)
  稍微的噗累過,可能是電視沒接好,又是一台舊電視的關係,沒有調成邪魔式也能看到電視自己扭曲影像……(掩面)
  於是只好關機退片,再扳了一下電視,直到它默默回復正常,
  正好嘛~~

  我換片把12丟了進去。

  嗯~~不愧是我很喜歡的いろは,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終於適應了調整選項,
  這次我終於慢慢看懂了選擇項,有驚無險的調出了五鍵模式。(呼~)

  一開始到現在,本部時我都只打5級歌,後來好像有進步到7級的樣子……

  二十分鐘後,還是找不到小星星的我,已經半放棄的選著耳順的曲目練手,練著練著……
  心就不安份了。

  嗯……看一下好了!

  跳級、讓神電到金光亂閃、爬回原級、再跳然後剃光頭、好恥唉回去……

  半個鐘頭過去,我就重覆著這種白癡至極的模式……

  
  大概是兩點鐘開打,預計試到三點半要收,中間放任自己爬著12代的歌單,
  我已經完全忘記還有一張13沒試到……

  三點半,有個小孩穿著睡衣爬上樓,聽說她等一下要出門,只是上來洗個臉。(廁所共用所以)

  那時的我,正在曲目15的捨生取義模式中自暴自棄,一面被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某小孩聽著荒腔走板的節奏跟我的哀號,終於淡淡探頭過來:
  「咦你拆啦?」語氣很冷靜,沒有星星眼沒有興奮,大概只比剛起床的黑死表情好一點。

  「是啊是啊,不過這首完全沒辦法。」我看著結尾認命被系統羞辱中,HP歸0。
  「我換首,有十分鐘就坐下來看?」想到剛剛摸完的鳳凰,決定現寶。
  「好啊。」

  接下來,不愧是打過五遍又有愛的曲子,至少也沒羞恥到沒過。
  

  「怎樣要不要摸一下?反正都拆了?」

  小孩看了一眼鬧鐘:「咦~好啊。」稍稍興奮了,但很難說是禮貌性,還是測試性質。

  
  由於我也很爛找不到老鼠與小星星,所以只能委屈某人從最低的5級開始。

  「唔──」Gread跟Felver竟然會在新手的第一首歌中出現?!果然我真的有爛到……
  想我當初摸,就只能看到Bed亂閃的畫面……

  但是,再怎麼強,新手狀態就是第一首歌會很難過,因為鍵盤位置記不住啊。
  「噢……」鬥氣狀態了,我聞到了。
  「你慢慢來。」順便修正了一下新手的按鍵位置,想死也不要這樣按吧,竟然按一個鈕使用兩隻手指……不小心按到分數就扣扣扣的扣光光了。

  第二次bed數下降一半,但5級歌依然也還是沒過。

  「啊啊!」蕊屁特了,看得出相當不甘心。
  於是讓出鍵盤的我大概說了一下現在的曲目狀態只是最原始的,
  「有空的話幫我把曲子都打出來!」我要打神曲我要打神曲我要打打打打打……

  重覆了三次後,某人過了。
  時針已經快要指到4的位置!

  用了三首歌的時間,我順便把聚會時全部人擠成一陀打的事情講了。
  很臨時的,就想說來吧來吧──
  剛剛在No.15被修理得顏面無光,請讓我用下流的手段挽回一下!(喂)

  負責了右三顆然後小隻按左邊兩顆,來吧衝了──

  第一局──勉勉強強,竟然差3顆就及格!
       (剛才我打得要死要活連半顆都沒有啊!)
         
  打完順便講了這首歌旋律我其實聽到快爛掉,打的時候卻完全抓不到的事。

  第二局──疲勞加強了於是在崩潰的結束後只得到了一顆!靠北。

  被神電過以後,我轉頭,看到某人眼中已經產生類似面對數學難題的精光。這回,不用我開口,她默默的按了上下鍵,選了黑踊會社。

  第一局──疲勞跟心態都沒有調回來,慘敗。

  第二局── …… 在及格邊緣還是被掛了。

  第三局──我越打越順了畢竟這首也是我聽到要爛的歌,有比神的好抓很多(不愧是兩個鐘頭裡被他電來電去折磨了4次),然後某人應該也是整備完畢了──

  「欸!這是過了嗎?」
  「窩喔喔!」
  「噢太好了!」

  時針與分針都已經經過了4的位置,用著快慢不同的速度往下走,糟了。

  「你不是要出門?本來我三點半要收。」
  雖然我也還想玩啦,可是大人快回來了。

  「啊啊再打一首啦快點!」咦咦那個豁出去了表情是?

  於是貓叉自然是我們被幹掉了,之後勉強把home打過去,還打了一首9級的。
  往回跳的世界驀然開闊。

  分針經過了6,悄悄往上跑,某小孩還握著鍵盤不放,……
  「再不出門就來不及啦。」
  !
  「怎麼樣?OK的啦,你又不是你哥,大人在家他就玩不到。」剛剛打到一半有人喊熱了,我知道啊我熱過了~~
  會發熱的可不只有腦袋。
  「好吧,我幫你收電扇!」在我起身拔插頭的時候,某人說。
  
  等到整個收好上樓,忘記拿了杯子的我走出房間,有人把我的杯子拿上來,一臉哀怨:
  「我開始期待下禮拜了……」

  一開始我沒有聽清楚因為樓梯間迴音干擾而話音又太小,
  只是腦袋記憶下來又分析出原句,我拿著杯子轉身,大笑。
  這種話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聽她說吧,好像。
  
  後來拿了欠很久的某樣東西下樓給小隻,拿到之後某人自然是滿臉驚喜又三八的漫天胡侃。
  「什麼(訂情物)?我只是要(以此作為交換)告訴妳,下星期妳玩不到了。」
  當然,我是騙人的。

  只不過比我更快的是話還沒講完,某人看了一眼後下意識已經把手上哈了很久的東西做勢要遞回來──

  咦咦不是吧!我雖然臉上還是一臉壞笑,肚裡卻有種腸胃都被驚訝打結之感──

  如果說會講出開始期待下禮拜這種話是第一次聽到,
  那會為了玩遊戲,把想要很久的東西拿來換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掀桌)

 

  ──下次我應該要認真來考慮一下拉pop'n music贊助?(搓下巴)

 

  順便,羞恥普累一下幫我弄到鍵盤弄到遊戲片弄到機子的那幾個傢伙,
  因為那是不管大雨天還是趕稿日都無阻到讓我簡直不知該說什麼比較好的啊!
  我的腦袋好熱,謝啦。


 

創作者介紹

妄想筆記

霽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