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裕文       --登於2010/06/23 D11自由副刊          

  曾經潔白,如誓
  年年依台西淺海
  淡鹹水交會的漁汛之約
  裁剪湛藍海面
  在大杓鷸撫平的天幕下
  繡製媽祖娘娘誕辰的吉兆

  1867年,斯文豪從外島金門
  為你的存在破題。你繼續破浪
  躍舞,卻被本島大規模的蛻變奇蹟
  漸次淹沒,只堪潛入歷史
  (即使下潛時間不逾五分鐘)
  除了學者的深度鏡片
  再沒人洞悉你如何優雅
  馴服一匹又一匹的浪
  除了漁人的流刺網
  再沒人熟稔你如何學習
  迴避廢水垃圾噪音與厄運

  後來蒼白,如無淚的頑石
  (稀釋環境荷爾蒙的淚早已用罄)
  赤裸,坦然,堅持近岸生活
  有人主張用食餌訓練你
  穿越狹窄的人造甬道
  (他們多慈悲!並未斷你生路)
  好讓石化工業挾帶開發以令當局
  填四千頃濁水溪口海域
  成陸,便能點石
  成鈔,煉油
  成金。誰管你
  生存權將被輕油裂解
  反正你靈魂已被沿岸流的化合物
  醃漬,自由意志已被科技文明
  閹割
  (景氣低迷啊!恭請媽祖遶境
  振興經濟嘛!勞駕媽祖魚繞道)

  2020年,斯文豪在天國彼端
  將最後一個你歸檔,列為末日見證類
  只因十年前地球高燒不退之際
  喃喃了一則人魚讖語:所有水族
  因蓄積太多浩瀚深沉的冤與毒而
  演化出雙足,蹣跚
  上岸,誓死親睹
  搗毀整座大洋整塊大地的靈長類物種
  如何搗毀自己

  ※註:第一具白海豚標本由羅伯‧斯文豪(Robert Swinhoe)於1867年自金門列島取得。
      每年白海豚出現時刻,約在農歷3月媽祖聖誕前後,故有媽祖魚之稱。

 

  ==================================


  在我還沒學會第一個注音符號前
  便已經學會了
  外婆家所在的仁武
  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地方……

  快要三十年後的今天,
  我才從長輩嘴裡聽見原來,
  仁武曾經處處沃土,
  很多孩子的童年,
  是在成蔭的果樹腳下長大

  但在我的印象裡已經找不出
  除了猙獰指向天空的煙囪、
  血紅殘陽裡空氣裡濃重的化學味、
  處處荒煙漫草一片貧瘠的土地、
  哪來的肥饒景像?


  仁武是第一個噩夢,
  那麼,麥寮便是第二首悲歌。

  窮鄉僻壤處,永遠是商人著眼的第一樂土。

  只不過,麥寮我倒是比仁武更早察覺──

  那一年,一個遊子的歸鄉夢碎了;
  因為成長為男人的他知曉,
  重度汙染魚蝦死絕的家鄉,再也不適合養育他的孩子成長。

  我差一點成為雲林人,
  嘛,就差一點。

 

 

  所以,王永慶即使在台灣歷史上留了再深再濃的一筆,
  在我心中,也大不過一筆汙名。

  吶~
  現在的我,即使曾經吃過台塑的奶水,
  又要怎麼償還這筆欠了土地的債呢?

  ──養活了幾千萬家的恩情,大不過永遠毀滅自然環境的作孽。
    

 

  自己補一下資料。
    
  大杓鷸
  比較清楚的鳥照片
  海角悲歌
  過去的爭路
  風力發電
  看完莫名難過的影片
  ──這條路真的攸關『哪種人』的命,我們大家彼此也心知肚明。


  認股守護白海豚
  

  昨晚瞥到的新聞:人類百年
  

  100708 白海豚續追--吳揆轉彎說
  一個有擔當的政治人物,可以造福無數;
  遇上沒種的千年王八,只剩荒唐夢一場。

 

 

 

創作者介紹

妄想筆記

霽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