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無法說出來的祝福。

  很突然的說要過來家裡拜訪,也不過是今天中午的事。
  晚上六點,很準時,我也不知道這個晚餐時間是怎麼約的。

  當然,也不會因為這麼簡單的原因,就不願意給予我的祝福;
  雖然也有堅持的地方,但的確不是因為這種小事。

  只是無法,由衷的說出我的祝福。

  其中,許多關於過去的想念,都在此刻,像是背景音樂一樣刷過腦海……
  ──我們曾經很快樂
  ──彼此哭泣的肩膀
  ──會指著對方大笑
  ──偷偷吐露關於未來的夢想
  ──做像地下情報交流一樣理所當然的事

  彼此、我們。

  帶上面具有點困難。
  更可能是因為……不甘心吧。

  如果是這樣,就應該大聲的到對方面前祝福對方?
  盯著過去的痕跡時,很自然而然的這樣想著。

  但。
  結婚了,是好事。
  無論如何呀……
  是呀,無論如何。

  即使對方踩在一個痛點上,從此我不願知曉結果,
  甚至留下陰影一樣。

  在乎的事,與也不是不在意的人碰在一起,
  就像抓到深愛的丈夫外遇一樣的噁心了。

  「下來吧?下來吧!說是很久沒見了……」
  是啊,就像我心底的陰影一樣模糊久遠的過往……

  即使想忘掉,也沒辦法完全杜絕。

  想祝福的,不願過去的過去。

  今天的心情,是黑色的乳牛。

  終究還是無法順利說出おめでと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霽月 的頭像
霽月

妄想筆記

霽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